400-189-0101400-189-0101
山东省刑事胜诉判决:合法救济被控“寻衅滋事罪”,京坤代理后刑事案件被撤销
2019-11-24

【案情简介】

张先生是山东省某县某企业的负责人。2013年因某村棚户区改造,张先生创办的企业被纳入征收范围内。在县政府、管委会领导允诺给予工厂重建土地、停业损失、搬迁补助等问题妥善解决后,张先生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但是令张先生始料不及的是,县政府、管委会领导对工厂重建土地的承诺始终不予以兑现,甚至对于曾经的诺言进行了一一否认,最终导致工厂无法生产以致倒闭,无可奈何的张先生开始向各级部门领导反映情况,要求依法解决企业生存难题。


张先生没有想到,这维权之路一走就是五年。在这五年里,张先生找了诸多的政府部门来反映情况,但得到的却是县政府与管委会的推诿。张先生也曾多次通过正规的途径信访,每次都被接访人员安抚并承诺给予解决之后被带回。没想到第三次被接访人员从北京带回后,直接被送到了当地派出所,以“寻衅滋事罪”送进看守所羁押。

自2016年以来张先生便与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取得了联系,房屋征收维权事宜是由京坤拆迁团队李吏民、崔庆日律师来为代理相应司法程序。此次张先生被羁押其家属第一时间与京坤律师取得了联系。崔律师马上起草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在羁押了一个多月后,张先生被取保候审。之后,京坤律师第一时间与张先生取得了联系,询问了事情的详细情况,并及时召开了案件研讨会。


京坤律师团队一致认为张先生的行为根本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条件:首先,张先生的行为根本不属于寻衅滋事。张先生从来没有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过,没有也不可能造成公共秩序的严重混乱。其次,没有证据证明张先生实施了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提出的相关材料只有证人证言和北京公安机关三份训诫书,而此处的证人均为协助棚户区改造征收的工作人员,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同时,张先生也从来没有在北京公安机关签署过任何文件,三份训诫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不存在。


在京坤律师的指导下,张先生向检察院申请法律监督。终于在2019年10月24日,张先生收到了县公安局作出的《撤销案件决定书》。


【裁判要旨】

张先生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刑法》对“寻衅滋事”的行为进行了明确规定: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同时,《治安管理处罚法》也对“寻衅滋事”进行了规定:

(一)结伙斗殴的;

(二)追逐、拦截他人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

(四)其他寻衅滋事行为。

本案中,张先生只是通过合法的途径进行信访,并没有实施过任何违法行为。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张先生若构成“寻衅滋事”,其行为的危险程度要与上述规定中的行为危害程度一致。但是,县公安局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张先生实施了足以认定为“寻衅滋事”的危险行为,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拘留张先生的行为明显是不符合规定的。


最终,某县公安局以张先生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为由,决定撤销案件。

附:某县公安局撤销案件决定书

1608170009111499.png

x
咨询电话
400-189-0101
在线咨询